云顶之上-贾云飞的雕塑博客

藏在青铜器里的动物世界

By:贾云飞 2019年08月21日 20:43

商周青铜器中有很多圆雕或浮雕的动物形象,其中有真实的动物,如犀牛、象、虎、马、猪、兔、鸱鸮、鸡等,有些是把不同的动物特征合于一体,在想像中赋予其超凡的神力,在古代神话中不乏这类形象。

(商)象尊

商代鸟兽尊中的象尊,有两件造型相似而纹饰不同的作品。一件在美国弗利尔美术馆;另一件于1975年出土于湖南醴陵狮形山的山坡上,据推测可能是古人为山川湖泊举行埋祭仪式时埋下的。其背上的盖子已失,参照美国的藏品,可知原有作为把手的器盖。象尊的造型比较写实,但周身布满了饕餮、夔龙、凤鸟、虎、蟠虺等11种纹饰,十分华丽,也是商代鸟兽尊及兕觥等酒器通常采用的装饰法。象鼻高高扬起,动态活泼可爱。鼻端作凤首形,上伏卧一只虎,与额头上的两只蟠虺耽耽相视,为器物增添了几分趣味性。西周以后,艺术风尚趋向现实,如在辽宁喀左马厂沟出土的鸭尊,真实地表现出一只鸭子的形态,风格质朴无华,在鸭胸部饰以斜方格纹,两只翅膀以浮雕凸线示意,背上开口,尾部加了一个立柱,与双足共同支撑着器身。这些作品的真实描写是一个新的发展,但却失去了早先的鸟兽尊那种恢宏的气度。

(战国)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

战国时期,出现了一些非常生动的青铜动物形象作品。如河北平山县中山王墓出土的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,已经超越了器座的实用功能,成为一件成功的雕塑作品:一只斑斓猛虎捕捉住幼鹿,鹿还在挣扎。作者抓住虎与鹿生死搏斗的过程,借着这一具有爆发力的动作转换瞬间,表现了力之美、动态之美。虎与鹿的皮毛皆以金银镶错,虎的颈、臀部各立一个长方形的插口,插口的两侧饰山羊头浮雕,沿两插口直线相交成84°交角,也就是两扇屏风打开的最大限度。而这一实用的需要,又和虎的动态设计高度和谐一致。

(西周)鸭尊

出土于陕西兴平的错金云纹犀尊,仍属鸟兽尊一类,是战国至西汉时期的作品,作者以严谨的写实精神,表现了一只犀牛的形象:犀牛稳稳地站立着,额部昂起,眼睛以黑色料珠镶出,显得炯炯有神,其身躯各部分的内部骨骼结构,与筋肉的起伏变化,均表现得真实而生动,是此前的作品从未有过的。犀牛身上遍饰错金流云纹、谷粒纹、涡纹,这些纹饰没有妨碍其予人的视觉印象,反而有助于表现其皮质粗糙、坚韧的感觉。作为盛酒器,在其口部右侧有一细流。背上开口,有一平盖,盖下有革带系于腹下,这种生活化细节处理,与过去在盖上铸鸟兽的做法很不相同。

(战国—西周)错金云纹犀尊



©中國文化研究院
相关标签:铜雕青铜雕塑动物雕塑技艺古代
历史获赞8次,如果你喜欢,请您点赞!
您也可以点击下方按钮进行分享或者评价哦~
验证码,必填!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,欢迎发表您的观点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
菜单 联系我
×
  • TEL181-3202-0826(微信同号)
  • QQ929898591